反對派的倒行逆施已招來眾怒


  • 以微信掃描
    分享至朋友圈及好友
  • whatsapp://send?text=http%3a%2f%2fntas.org.hk%2fblog_post.jsp%3frid%3d227%26cate_id%3d1


 封面圖片來源至:2020年3月11日文匯報A17

 
新社聯副理事長兼總幹事、新界青聯智庫召集人 李世榮
 

反對派行事荒謬乖張其實在去年6月的事件已經表露無遺,即使現在新冠肺炎襲港,然而反對派仍然不時添煩添亂,時常仍藉機堵路、縱火之餘,近日又「再獻新猷」。被反對派控制的西貢區議會有正事不做,突然在未有徵求家屬同意下,便討論將公園更名紀念「陳彥霖」及「周梓樂」。動議無疑是在死者親人傷口灑鹽,結果動議遭受全社會,包括他們的所謂同路人炮轟,更斥他們吃「人血饅頭」、消費死者,議案亦被迫中止討論。雖然事件看似暫時告一段落,不過實在值得部分人深思一下,不顧他人強行走下去的社會運動和區議會,會為社會和自己帶來什麼傷害。

在反對派的圈子之中,一直以來所有有利他們的事情,即使如何荒謬也變得順理成章。例如︰我們不難在反對派的社交群中,看見他們仍不斷聲稱所謂「831 太子站」中有多少人死於警察之手,然而在他們的其他文宣中,不難看見其實他們心知所謂「831」其實沒有死人,甚至有一些文宣直指周梓樂才是「首位死者」;還有,即使相貌相距千里,也不斷說某相中的男死者是陳彥霖之母;除此之外,社交網上還充斥着一些他們做便沒有問題,但政府、警察或建制派做便會有問題的評論,以及一些毫無同情心的仇恨言論。

在這些圈子內圍爐取暖無疑是「非常快樂」的事情,可全心全意地不用顧及他人感受,將真性情完全顯露,肆意侮辱自己不喜歡的事物,甚至在去年6 月期間他們更可謂人多勢眾,胡言亂語、橫行霸道和藉詞行兇卻幾近沒有應得的後果。不過,這群人一味向社會索求和控訴之餘,卻從頭到尾也沒有顧及香港社會其實一直有多元意見,有很多人對他們的作為其實並不接受,或者只是因為他們當時得令,人家敢怒不敢言。就有如這次公園命名的事件,其實當社會事件開始降溫,當反對派走出自己的圈子去看看,便會發現不同市民在尋回他們可以發聲的空間,甚或他們同路人在冷靜起來的時候(當然不排除另有所圖),其實大部分人也認為這種行為是粗暴、無理,甚至認為他們在吃人血饅頭。反對派除了在區議會以撤回議案遮羞之外,他們是否應該嘗試走出自己的世界,看看其實社會還有很多人因為他們的立場而在受苦及受到傷害?

不過,要一些越趨激進、當時得令的反對派跳出自己的框框,為其他人設想一下看來仍路阻且長。就例如之前一名黃絲議員曾在其議辦門口掛出所謂「藍絲與狗不得內進」的字句,但當我們再回憶起再不久之前他們還站在道德高地的說話叫:「黃藍是政見,黑白是良知」之時,看來這種不可理喻、矛盾、扭曲和「有佢講無人講」的世道,即使香港人如何努力改變也好,也可能最少要維持4 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