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基因編輯免成人類公敵


  • 以微信掃描
    分享至朋友圈及好友
  • whatsapp://send?text=http%3a%2f%2fntas.org.hk%2fblog_post.jsp%3frid%3d220%26cate_id%3d1


 封面圖片來源至:2018年12月4日文匯報A14

 
民建聯中委 新社聯副理事長 新界青聯智庫召集人 沙田區議員 李世榮
 
有不少電影或動畫,過去都有就將人類胚胎作基因編輯一事作故事情節,不過內容每每發人深省,不禁讓人反思胡亂在人類或任何事物上濫用科技,或會引起意想不到的驚人後果。因此,社會過去一直對基因編輯一事爭論不休,即使是一個基因改造番茄也可以是不少學生的討論課題。而對於人類的基因編輯事宜,更加在廣泛國家和地區中視為道德上和法律上的禁忌。豈料在日前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天,卻發生首對經基因編輯的雙胞胎誕生的事件。
 
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於11月26日宣稱成功製造免疫愛滋病的「基因編輯雙胞胎」,立即惹來各界譁然甚至聲討。確實,我們無從得悉賀建奎進行是次基因編輯的用心是否良好,但問題的重點在於,基因編輯的具體實踐,不論在道德倫理還是對人類發展的影響,也可以說是空前巨大的。首先,人類相關的基因編輯技術至今仍爭論不斷,至今只會開展相關基礎研究,惟共識在於還不能擴展到生殖領域的臨床應用,而其實際應用也在我國等多個國家或地區被法律明令禁止,也自然沒有任何防範後果的具體機制。更甚者,連賀氏也不否認有「脫靶」的可能性,問題更可以遺傳下去,也可以在基因編輯嬰兒有生之年中發生。故在如此危險的前提下,再加上現時已有將患愛滋病人精液洗滌乾淨的「洗精」技術,讓人懷疑有否必要進行這項有關免疫愛滋病的基因編輯。
 
更令人擔憂的,是這項實驗可能出現的後果。就該嬰兒個人而言,賀氏是次基因編輯的志願者同意書中寫道,對孩子畸形不負責,研究導致的傷害亦僅封頂賠償5萬元。再加上賀氏或將要承擔的後果,顯然他在港大學術峰會中的「一生承諾」將難以有效兌現。而且,這項技術若然普及,將不排除有人會將人類的其他基因進行編輯,我們或需面對若有基因編輯失敗的嬰兒,將要如何處理的問題;縱使成功,或也將面對有不少父母為追求優秀的下一代,向醫院訂製「優秀嬰兒」,讓生育商品化,唾棄「不優秀」的下一代;甚或有如電影中有野心家借助技術操控國民基因,產生不可預知的後果。
 
總括而言,胡亂應用基因編輯對人類確實存在重大威脅。所以,內地現時迅速採取行動暫停賀氏的基因編輯行為,並依法調查,是文明國家負責任的表現。而我們作為地球村的一分子,也有責任反思對人類進行基因編輯的行為對錯。任何人若在社會和世界並沒有充分共識和認同的情況下,將基因編輯應用到實際層面,相信背後無論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,也難免只會成為人類公敵,被人聲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