豈容歪理危害香港


  • 以微信掃描
    分享至朋友圈及好友
  • whatsapp://send?text=http%3a%2f%2fntas.org.hk%2fblog_post.jsp%3frid%3d140%26cate_id%3d1


 

封面圖片來源至2018年6月23日商報A02
民建聯中委、新社聯副理事長、新界青聯智庫召集人、沙田區議員 李世榮

 

先打個比喻。不少家長可能曾因子女考試成績差而逼迫他們加緊溫習,旁人看在眼內,或會認為家長強迫小孩而加以勸阻,甚至乎趁家長不在時與他們玩耍。這樣或許令孩子得一時之快,但讀者想必也明白,哪一種是苦口良藥,哪一種是糖衣毒藥。

要數反對派最可怕之處,可能有人認為是盲反。不過向來非善男信女的反對派,最厲害的,也是對香港最大殺傷力者,卻是一種糖衣毒藥。皆因套用反對派的一句話,糖衣毒藥其實便是有如經常所言的所謂「溫水煮蛙」。反對派會跟你去說一些似是而非、冠冕堂皇的道理,迷惑不少市民大眾信服,甚至乎跟他們一起「盲反」。

例如:反對派喜歡以環保及保育為理由拒絕任何對市民有利的事情。讓市民尤為深刻者有港珠澳大橋,這條讓鄰近的深圳也急起要建「深中大橋」去作平衡的世紀式項目,便是由於反對派以推翻環評為由,導致工程嚴重落後,造價大幅上升。可恨的是,這絕非孤例。

早前,政府欲移除香港大學鄧志昂樓前兩棵樹齡超過80年、有倒塌危機的細葉榕,反對派又以保育為由加以阻撓,講得似是而非,但卻嚴重危害市民安全。幸好政府最終英明神武移除古樹,因為數日以後,港大舍堂居然有另一細葉榕塌下,將校巴車頂劏開,幸好無人受傷,但也可見反對派的糖衣毒藥,毒性絕對可猛烈得毒死人,甚至整個香港。

可能有讀者會問,反對派提出的論點看似有其道理,難免最終會以假亂真,被他們所騙。不過筆者認為,糖衣毒藥的一大漏洞在於,反對派在提出反對時,永遠沒有提出合理解決方案,只以推死項目為目標。還望市民在羣魔亂舞之際睜開金睛火眼,萬莫成為反對派的幫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