縱暴養癰為患 如今自作自受


  • 以微信掃描
    分享至朋友圈及好友
  • whatsapp://send?text=http%3a%2f%2fntas.org.hk%2fblog_post.jsp%3frid%3d334%26cate_id%3d1


封面圖片來源自:大公網

連結: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hongkong/text/2020/0925/501693.html 
 
新界社團聯會(新社聯)副會長 陳國旗
 
  所謂「剃人頭者,人亦剃其頭」。多年來,縱暴派在立法會大玩拉布,把經濟民生束之高閣,無論是特區政府、建制陣營或普羅市民都無可奈何。惟自從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第六屆立法會延任一年後,整個破壞派陣營走向兩極,民主黨、公民黨等老手更加沒料到,如今要把他們踢出議事堂的,竟然是他們一直包庇縱容的「手足」。
 
  自從中央宣布讓香港立法會延任一年後,縱暴派議員在立法會的去留問題一直拖拖拉拉,未有定案。本來香港爆發第三波疫情,疲弱的經濟雪上加霜,作為代議士理應集中精力,紓解民困,奈何面對攬炒派步步進逼,一眾縱暴派政黨頭目都自顧不得,為了自己的議員「飯碗」大費周章。
 
  想當年,縱暴議員只要在議事堂上演政治鬧劇,就能薪高糧準,頭戴光環。不過,「長江後浪推前浪」,當今攬炒派的政治把戲更加目中無人,在「總辭」問題上更加毫不留情地狙擊一眾「前輩」。現時,在縱暴派及攬炒派的辯論中,公民黨等試圖借建制派「過橋」,宣稱一旦總辭,《特權法》議案將「長驅直進」用來公審「手足」,惟反遭攬炒派揶揄以為守着議會就能不被「清算」是「過於天真」。
 
  攬炒派更不諱言,對於撤離議會後如何「抗爭」,現時沒法提供非常好的方案,還反咬一口,質疑一旦人大將來再安排立法會延任,縱暴派議員又是否再接受。香港近年長了「港獨」毒瘡,縱暴派不去醫治,反而塗脂抹粉,如今可說是自作自受。看到縱暴派養癰為患、狼狽不堪的下場,撐暴港人還要姑息養奸,容讓攬炒派繼續坐大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