證據確鑿仍放生 悖民意毀正義


  • 以微信掃描
    分享至朋友圈及好友
  • whatsapp://send?text=http%3a%2f%2fntas.org.hk%2fblog_post.jsp%3frid%3d168%26cate_id%3d1


封面圖片來源至:2018年8月20日東方A06

新界社團聯會理事長 陳勇

香港過往對阻街的無牌小販、霸佔官地人士均予以重罰,可見霸佔公共地方屬嚴重罪行,而「佔中」的規模較上述案件更大、影響更深遠,卻只有少數人面臨檢控,大部分搞手、策劃者仍逍遙法外,其實不少策劃者也曾公開表明願意承擔有關責任,何以律政司仍遲遲未有行動?

黑金案涉事者已承認

至於「黑金案」,明顯操控反對派干預政治,而且涉事人士曾承認此事,銀行戶口亦必定有所記錄,證據確鑿,不容抵賴,如果連這情況也不作起訴的話,難免會令市民失望。

證據不足是律政司不提出起訴的常用理由,當然筆者相信案中的確會存有一些含有疑點的證據,但證據是否百分百充足有力,應由法庭經過審訊後作出裁決,而不是自行放生。

此外,如此影響重大案件,若起訴後輕判,律政司亦應當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方為盡責,即使結果未如理想,至少市民會心服口服。惟目前多次「應告不告」,實在令人費解。

損國際金融中心地位

不對重大刑事罪行作出起訴的後果嚴重,市民和國際上對香港法治的信心必定大打折扣,甚至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。

畢竟商業社會奉行的「契約精神」就是「法律精神」,同時市民會擔心若這些涉案人士日後違反金融、商業法律,是否同樣獲得「放生」,令香港的國際形象受損,試問在這氛圍下誰又會對香港有大的信心呢?

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所以律政司屢次不告的問題必須正視,正如很多選民和市民不斷向我們反映,若有人因為「被抓住痛腳」而無法更好的守護正義,則法治危矣。